< 缘来妻到,总裁锁爱不节制 - 68文学网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言情 >缘来妻到,总裁锁爱不节制

更新时间:2019-05-15 14:58:01

缘来妻到,总裁锁爱不节制 已完结

缘来妻到,总裁锁爱不节制

来源:袋鼠书城 作者:叶微舒 分类:言情 主角:韩澈聂真真

《缘来妻到,总裁锁爱不节制》是叶微舒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韩澈聂真真,内容主要讲述:身怀六甲,却被认为是孽种,他狠绝的撕碎了她对他最后一丝祈盼,红色的血液自她两股之间蜿蜒流下……。 鲜血却让她更加明白她只是他的复仇泄恨的工具! “不要……孩子!”她捂住小腹凄迷的泪眼带着错愕祈求的望向他,而他对着她勾起一抹罪恶的笑意,手指还在她脸上抚摸,膝盖却弯起再次狠狠撞向她! 那一天,她放开他的手,对他说,韩澈,我喜欢你,良久了,等你,也良久了,此刻,我要走了,比良久还要久……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006章:孤寂如黑暗

聂真真越跑越快,伤处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。那些人就跟在她身后,说话和喘息的声音就在她耳边。

“小四,出手拦住她!”当中一人暴喝一声,显然是早已不耐烦了,同一个小丫头这样周旋,真是麻烦。

被叫做小四的年轻人为难的看看其余三人,支支吾吾的说到:“可是李哥说不能动她,看住她就好!”

四人面面相觑,脸上都是为难之色。

不管总裁怎么对这女孩,总裁伤得,他们却是一根汗毛都碰不得,怎么说都是总裁的女人。这是李哥再三吩咐的,他们可是遵从了,以为这女孩带着伤也跑不了几步,没成想她这么倔强能忍!

聂真真还在奋力往前跑着,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打湿了,大腿上却猛然一阵抽痛,这痛沿着大腿内侧一路往下,扯着筋骨般,让她瞬间没了力气,双腿一软跪跌在地上,膝盖强烈的撞上鹅卵石铺就的小道,骨裂的声音登时清脆的响起。

聂真真双掌想要伸出来缓冲这股大力,却已经来不及了,手上一样没有什么力气,此番动作她便一下子趴在了地上。

“啊!”她扬起脖子,惊呼出声,痛、痛、痛!除此之外,她已没了任何其他感觉。可她不能停在这里,就是爬,她也要爬出这座别墅!

聂真真伸出手掌撑着地面,想要站起身,尝试几次,都没能成功,刚要起来却又因为疼痛再度摔倒。

明净的双眼泪水不断往下涌,短短几日脸颊明显地陷下去了,发着烧带着一脸病容,眼睑也呈青褐色。她也知道是不可能跑出去的了,可身子还是倔强的在做着挣扎。

石子路上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和衣袂相擦的悉索声,小四看了看地上的聂真真,实在不忍,上前朝她伸出手,聂真真看也不看,咬着下唇不予理会,他们全都是那个男人的手下,猫哭耗子假慈悲!

韩澈渐渐走的近了,颀长的身子在聂真真面前站定,一双男士的脚穿着高档的皮鞋进入聂真真的视线。

聂真真仰起头顺着鞋面往上看,韩澈也正低着头看着她,他古铜色的肤色,分明而深邃的五官,尤其那一对乌木般幽暗漠然的冰眸子和桀骜不羁的眼神,让聂真真看得呆了——这个男人!就是这个男人!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她惊恐的盯着韩澈,身子在往后退,每动一下都是难以言喻的痛。

韩澈不悦的看着地上正在拼力挪动却还是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孩,胸口憋闷的很,伸手松了松领带,俯下身子将她抱起。

聂真真尖叫着闭上眼:“啊!不要!”

“哧!”韩澈嗤笑一声,看着怀里无处可逃的小人说到:“该要的我都要过了,就算是你现在想给,我还不想要,想对我说这句话,先把本钱拿出来!怎么聂绵卿没有告诉过你,取悦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条件吗?”

聂真真陡然睁开眼看着韩澈,这么俊美的男人所做所说为什么都是这般恶毒?她的粉拳握紧了做着要战斗的架势。

韩澈冷眼瞥过,薄唇亲启警告到:“我忙了一天不想陪你闹!你现在就连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,还有个跑路的妈,想好了再做。不是很聪明吗?一直都考第一的好学生?”

聂真真清澈的眼望着韩澈,恐惧中饱含着冰冷倨傲,粉拳在韩澈的警告中慢慢松开。

他的胳膊穿过她的腋下,环住她骨感的脊背,另一手弯在她腘窝处,她稳稳的被他抱在怀里,他在她耳边吞吐着温热的气息,她的小脸因恐惧纠结在一起,脸颊上的绒毛在微弱的夕阳下泛着层薄薄的金光。

他结实的胸膛贴着她,她不由屏住了呼吸,收紧了肌肉,他却越靠越近,她的脑袋几乎是埋在他的怀里。他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、脸颊上,温热的带着酒气,还有淡淡烟草的味道,这陌生的、让她恐惧的男人的气息!

韩澈抱着聂真真一路回了小楼房中,将她放在床上。聂真真的身子一挨到床立即从他怀中退了出去,靠在床角盖上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韩澈看她小鹿般惊吓的模样,有些受挫。聂绵卿老江湖了,居然养出这么一个纯情的女儿来,是否是她自己身上风尘味太重,不想让女儿步她的后尘?

他转过身对着邵恒和护士询问了聂真真的情况,脸上的神色变得松泛了,世上哪有会因那种事就不想活了的女人?这对象还是他!

这丫头如此烈性,最后还不是好好的活着?他不答应的事,还没人能做到过。

护士将水杯和药一齐递到聂真真嘴边,她也不接,护士面露悲戚之色,哀声说到:“吃了吧,对身体好!”

韩澈看的着急,一把夺过护士手中的药,上床欺身靠近聂真真捏住她的下颌,聂真真吃痛的被迫张开嘴,他趁势将药往她嘴里一倒,伸出手朝着护士:“水!”

护士慌忙递到他手中,韩澈接过灌了一大口,捧住聂真真的脸攫住她的唇瓣将水渡入她口中。

“咕咚……”聂真真伸手拍在韩澈肩头,双眼圆睁,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这男人动作太快,当着这些人的面又吻了她!

温热的水从他口中渡入,滚入她的口腔,来势凶猛粗暴,她阻止不了他只能咽下,药丸也随之滑入食道到达胃中。

韩澈食髓知味,再次灌了口水,如法炮制的堵上她的唇瓣,不过这时房中除了他们已没有其他人。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头一次他是在喂她吃药,可这一次,聂真真感觉到如同那一晚一样,男人身上危险的气息正在迸发!她的身体还没好,他又想对自己怎么样?

韩澈原本只是被她清澈的眼神蛊惑,不知不觉中吻加深了,想要的就更多,那一晚只顾着占有她,没能好好品尝她口中的芬芳。

此刻,他的唇缠绕着她,她却在拼命躲闪,真是个生涩的小丫头!

他不满的睁开眼,结果却是更让他吃惊!

17岁的女孩,就算是没有接过吻,难道也没看过吗?别人他不敢说,可欢场一姐绵卿是她母亲,手下曾打理着A市最大的夜总会,她怎么会连接吻的时候要闭着眼都不懂?

既然做了他的女人,就该好好学习取悦他!

他的吻火热的贴上她干涩的唇瓣,大掌盖在她稍凹陷的眼睛上,四瓣唇摩挲着:“闭上眼睛……”

聂真真身子僵住了,听了他的话,悲哀从心底里涌出来,他这话的意思是不会放过自己吗?她已经彻底沦为他的玩物了吗?

自幼见惯了凭借姿色吃饭的女子,虽然大多有着苦衷,可最后还是沦为男人的玩具,衣着光鲜,在人前也是趾高气昂。

可谁又不明白,这些女子悲哀到了骨髓深处,她们和那些大街上拉着客说着多少钱一晚的女人没什么两样!而此刻,她就要沦为这个男人的高级玩具!

韩澈眉心紧拧,这女孩的不专心让他眉宇间起了愠色,长臂绕过她的腰肢,将她推向自己,只不过是个吻,沉醉的还只有他,这女孩根本是全身僵硬,别说配合,就连女人该有的正常反应都没有。

和那些风情万种性感妖媚的女人相比,她就连万分之一都不及,可他的身体果断的否决了他的这一想法。

聂真真身子愈发僵硬,慢慢开始颤抖。她已经这样了,他还要怎么样?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我还没好……”

聂真真在唇齿间无力的哀求着他,那一晚他的残暴凶狠在她脑中挥之不去,她不相信这求饶会有什么作用,声音也在打着颤,眼眶酸了,睫毛已潮湿,她扬起脸,拼力眨着眼,不想让眼泪掉下来。

“别动……”他低吼着,粗喘着将她抱得更紧。

韩澈的渴望如同拉满弓的箭不得不发,在聂真真眼里就像地域修罗般,双眼赤红散发着嗜血的光芒。

她慌乱的想要挪开,却被他钳住了,松不得。“不……我……不……”眼中的泪水还是没能忍住,滚落而下。

“乖,听话!”

韩澈顾不得女孩惊慌失措的眼神,极有耐心的引导这初尝雨露的小女人,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带给他奇妙的不可思议的奇妙感受。

她害怕的失声痛哭起来。怎么就成了这样?哪里出了错?她的人生就成了这样?

窗外夕阳的余辉还在,初夏的时光,那光在聂真真眼底如同冰霜般没有温度,她残破的身子被男人拥在怀里,残酷的现实、笼罩一切的孤寂如同黑暗来临般淹埋了她,她靠在他肩头,咬着下唇,泪已干涸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职场对决小说
  2. 异世小说
  3. 历史小说
  4. 耽美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