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 穿入洞房:夫君别乱来 - 68文学网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穿越 >穿入洞房:夫君别乱来

更新时间:2019-06-01 10:58:01

穿入洞房:夫君别乱来 连载中

穿入洞房:夫君别乱来

来源:连城书盟 作者:火凤 分类:穿越 主角:龙依依圣廷枫

热门小说《穿入洞房:夫君别乱来》由火凤 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龙依依圣廷枫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朝穿越到洞房,被美男吃干抹净。荒唐公主留下好大的烂摊,家有四驸马,个个帅得离谱,对她恨之入骨!脸上笑兮兮,是谁派来的潜伏?裹床单时的深情,转身化成烟云!阴险阴险,狡诈狡诈!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朝中斗,家中斗,商场斗!谁才是她生死与共的真命天子?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值了,又不用给钱,以后还有吃的,有喝的,出门没准还有侍卫保护。做老大有这样舒服吗?反正这个女人又不能将他怎么的,先混着吧!大丈夫能屈能伸,再说了,给这个女人当丈夫又不是他一个?可是个个能人。

  那个梁子秋可是状元及弟,现在官居礼部尚书,极有可能弄个丞相当当。那个萧不铭可是武状元,没准将来是个大将军!还有那个小白脸,居说也是个风流人物。靠,算来算去,他还是占了便宜。戴绿帽也是那个梁子秋与萧不铭带着,他们才是皇帝同时赐的婚。他不过偷个情而已,想到此,圣廷枫这才觉得舒坦了!

  翌日,龙依依起来时,已经是日上三竿了。四个丫环进门时,龙依依已经下了床,正在穿衣服。四个丫环急忙进门,怯声施礼道:“奴婢该死……”

  “起来吧,别该死该死的,我听着烦!给你们四个改名字如何?”龙依依懒得再问她们的名字,古代丫环的名字不都是主子说了算的吗?

  “谢……谢公主赐名!”四人闪动眸光,无不是惊讶的表情!公主今儿醒了,没有唤人,而且自己穿衣了。这是怎么了?四人不是高兴,反而担忧,只觉得是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 “春天,夏天,秋天,冬天吧!”这样好记多了,龙依依的脸上浮着笑意。

  “是,谢公主赐名!公主,今儿想梳哪种发式?”倩儿成了春天,怯怯地道。

  “今儿给我梳男式的,我要出门!”龙依依伸着双手,任由她们帮她更衣。考古专家对于古代谈不上全知,也是熟悉的!夏天急忙去找来一身玉色的梅花绣袍,给她换上。而后春天帮忙梳了发髻,秋天端着小金冠上前。

  龙依依微微蹙眉道:“不用了,就扎根绸带吧!本公主不想别人认出我是公主……”她要上街,她已经想过了,她要在这个古代好好的活着。当然,她一定能好好的活着,就依她现在的身份,还有她的本事,不好也难。

  短时间内让她兴奋的是,她来到了古代,她现在所用的一切,都是古董。虽然这个启月国是异世,但既然是人类,一定有能相通的地方。

  既来之,则安之,不过知天下才能令天下不知是吗?至于那些男人,能用就用,不能用,踢出门!她不养没用的男人,至少要哪个男人,再说!反正,她年轻着呢!

  “公主,那奴婢去通知萧驸马!”“不用了,跟他一起去,不是人人都认得我了吗?”不是说,她出门一直是萧不铭护着她的吗?真不知花痴云罗有没有跟人日久生情?难道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几个男人的吗?不,绝对不可能,只能是滥情!

  她虽然不滥情,可她也不是多情的人。她偿试过爱情,可是爱情失败了!那个男人眼里只有钱,拿她送的礼物送情人。当然,他不知道她的另一个身份,黑帮老大的女儿。她让人将他扔出门,有没有被保镖废了,她就不知道了。说起来,她也是一个无情的人!她真的不知道,情为何物?

  “可是公主,外面不安全,万一……”几个丫环都吓得屏住了呼吸,万一公主有个闪失,那她们会被粉身碎骨的。

  “能有什么万一,我出门,会有很多人认识我吗?”龙依依诧然地道。

  “会,皇孙公子很多人都认识公主。公主三思,虽说天下太平,可是也有不少人反对女皇,加上女皇对公主的宠爱,有些人……而且玉皇寺的方丈说,公主今年有劫难……”秋天战战兢兢地道。

  “有劫难?和尚真是这样的说的?很多人想要我的命?怕我继承皇位吗?”龙依依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意,和尚是神仙吗?

  晕死,对于百里云罗来说可不是劫难,死于**!不过,很多人想要她的命,这一点她早就料到了,这些男人怎么甘心被女人统治呢?

  现在的太子位之争,应该更多一批人吧!女皇的娘家人吧!女皇对她的宠爱,一定会让两批人都视她为敌!不过,她龙依依可不想当什么女皇!睡觉也不安稳,这些男人表面上恭维,不知私底下怎么诅咒呢?所以得摸清现状,免得到了这里,又被人杀一回!不过,她也不是被欺的主。

  “是的,所以皇上有令,萧驸马寸步不离地护着你,还有公主最近不能出门!”

  晕,门是没有出,祸还是进门来了!所以说,天要你三更亡,你到不了五更天!龙依依没有吭声,一脸肃然,让众人不敢再吭声。劫难已经过去了,百里云罗的劫难,就是她重生的契机,所以对于她来说,是件好事。

  “公主,如果要出府,还是让萧驸马陪着吧!”春天轻声劝道。

  “用不着,春天跟我一起去就行了!我自有分寸!别哆嗦了,就这样吧!”龙依依淡淡地道。所有人都不敢吭声,公主的决定没有谁敢反驳。可是她们又是惊讶,公主哪回出门不是做足排场的,不带个十几个侍卫,是不出门的。现在却要独自出去,连萧驸马也不让跟。一定是那个圣驸马给教坏了,万一出事可怎么好?

  龙依依用了精致的早餐后,便从侧门出府去了。想不到这公主府三门四门的,真是大啊!龙依依坐着马车,到了闹区至少过去二刻钟了。想不到这凤都这样的大,人来人往,广厦林立,一片繁荣景象。

  龙依依带着春天在人群里缓步而行,春天却是提心吊胆的,深怕有刺客。果然,女人当皇帝是全天下女人的福气,这街头不时看到华服半露酥胸女子,招摇过市。龙依依观察着四周,突觉得不对劲,猛得回头,又觉查不到异样。好像有人跟踪她,龙依依目光一凛,转身进了边上的茶楼。

  “客官,楼上请!”小二见她身穿华服,便请她上楼。龙依依却径直走到了靠窗的角落位置坐下,抬头望着小二,淡淡地道:“来壶上好的茶!”

  “是,公子稍等!”小二诧然,这样俊俏的贵家子弟,怎么坐楼下了呢?

  “坐吧,站在干什么?”龙依依朝愣愣的春天使了使眼色!春天微微含首,怯怯地斜坐在一边。龙依依微微皱眉:“你是本公子的人,怎么就这样畏首畏尾的?你怕我?坐吧,不用怕,不会吃了你的!”

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,谢……公……子!”春天依然结结巴巴的,能不怕吗?可是公主真是越来越奇怪了,她来这里干什么啊?这种地方以前公主眼都不瞧一下,公主若是出来,都是将茶楼里的人清理出去,在楼上招见人的。不懂,从昨晚开始,公主像换了一个人一样!不过,好像公主变好了,春天心里一丝欣喜,可又不敢确定!

  “听说了吗?黑手帮的帮主逃进公主府了,六大神捕也抓不到了!”客串某甲说。

  “是嘛!黑手帮又如何,怎么逃得过公主的手掌心?没准公主就是喜欢他,才让六大神捕追得他无处可逃的!最后乖乖地逃进公主府……”

  “哈哈……有趣!圣廷枫画像不是迷了许多女人吗?”

  “切,长的好又如何?公主就应该将他送到法场,大义灭亲……”“哼,**怎么舍得?真是天灾啊!”

  “你不要命了,胡说八道的。小心那黑手帮将你剁了,圣廷枫狠是狠了点,不过人家也算是个人物,劫富济贫!”“盗就是盗,他劫的富都济了贫吗?还不是大部分给挥豁了,最后还得一好名声。要不然,他吃喝嫖赌哪来的钱?”

  “别说了,小声点,多事不如少一事。人家已经是驸马了,小心掉脑袋!”

  这个臭男人原来吃喝嫖赌样样俱全!百里云罗真是色心包天了,才十八岁就如此好色,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了吗?春天愕然,公主居然不生气,让他们就这样走了!她还以为,这些人都活不成了呢!是啊,他们谁会料到,云罗公主就坐在他们的周围。混浊的气息,公主却依然不动声色!

  龙依依面色清冷,慵懒地撑着下额,手里摆玩着茶水。耳朵却都竖了起来,这种共公场所,是最容易听到消息的。这一坐就是到了午后,直到肚子饿了,龙依依才起了身,淡淡地道:“换地方吃饭!”

  春天愕然,公主这是干什么呢?如果是想听听别人对她的评价,大可派人来啊!春天只得跟在身后,还好萧驸马在暗中保护着。出了茶楼,进了酒楼。此时,酒楼里嘈杂声声。龙依依依然要坐楼下,春天只有傻眼的份。

  “客官,想吃点什么?”“有什么好吃的,随便上来吧!店里的茅厕在哪里?”

  “就在后面,公子请!”“好,谢了!”龙依依起身,便往后院而去。小二愣了愣,春天更是愣了愣,公主居然说谢谢!随即上前道:“公子,奴婢陪你去!”

  “用不着,你不坐着,这位置就没了。去吧!”龙依依叮嘱道。

  “噢!”春天真的傻眼了,可是又担心公主。正想着,见萧不铭进了门。上前惊声低语道:“公子去茅厕了!”萧不铭微微蹙眉,这个女人今天在玩什么花样?难道又想什么刁法,在故意整他?还是看到什么让她过目难忘的男人,出来守了?可恶,可恨,可悲……

  萧不铭紧跟了过去,又怕被她看到,便立在门后瞟了一眼。见她果然是进了茅厕,快步上前,听得里边冷哼声:“什么破地方啊,这么臭……”

  萧不铭莫名的觉得好笑,冷然地牵动了一下嘴角!她以为是公主府,每次都有人送干净的供桶?不过,她居然没有跑出来,稀奇?对于她,萧不铭没有一点感情,反而是他的耻辱。可是他没得选择,只能做她的保镖,以图大业!

  龙依依出了茅厕,四处找水洗手,总觉得有人跟着,猛得回头,又不见人影。不知是敌是友,应该不是敌手吧?否则早该动手了!看来,她可以更放心了,有人在保护她。龙依依扯了扯嘴角,提步而去。萧不铭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!这是百里云罗吗?那样的坦然与随意,玉琢般的小脸今儿光彩夺目。浑身扬溢着光芒,不是皇家的霸气,而是一种豪气!对,带着几分豪气!难道说,圣廷枫这个强盗,有这等本事,一夜间改变了她的性子?一路跟随而来,越来越奇怪!她居然跟百姓抢桌子,居然在茶楼里坐了大半个上午,居然察觉到了他的跟踪!萧不铭在脑海里打了许多的问号,继续跟着。虽说这个女人可恶,盼她死的人很多,可是她现在不能死!

  龙依依回到了桌上,菜已经上来了。春天暗暗地验了毒,龙依依的吃法,又让春天瞪大了眼珠。公主居然用手拧了鸡腿就往嘴里送,大口而又快速地吃着饭菜!龙依依没有抬头,淡淡地道:“看着**什么?快点吃,出门在外哪里那么多讲究?”

  “是……是公子!”春天急忙低下了头,吃着白饭。总觉得像做梦一样,公主居然吃鱼,以前她可是最忌讳的。因为小时候被鱼刺卡住了,从此后再也不吃鱼。刚刚她还想让小二换的,没想到公主居然吃鱼了。这是怎么回事啊?公主像换了一个人?可是,不可能换人啊?天下哪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?再说,昨晚她们都在门外守着,公主府更是守护森严,不比皇宫差多少,这么大一个活人,也调不成包的!

  吃了饭后,龙依依出了门,留意起店铺来。走了几家铺子,免得欧阳逢春当她是冤大头。现在她就是公主,所有的财产都是她的。她愿意给谁就给谁,这些男人想当她的情夫,她还要好好想想,还要有感觉!呵,如果她想**什么,倒是方便!哼,这些人等着瞧吧!她龙依依会让这些人,求着跟着她!

  今儿听到的消息还真不少,皇帝李楠凤十年前登基称帝!生有三个儿子,都已成年。大皇子百里无清本是太子,却被废了,禁于宫中。二皇子百里无情是个忠厚老实之人。而三皇子百里无风像一阵风一样,流连于花间柳巷。

  看似这三子都成不了气候,十八岁的百里云罗似乎成了传承的希望。因为老百姓不想皇权落到国舅李刚等人的手里,这江山是百里家打下来的。龙依依真想见见这个女皇帝,排除异己,夺得江山,更重要的是,让江山更加的繁荣。做女皇跟做总裁没有太大的区别吧!她龙依依要是高兴,就弄个女皇当当!

  大街上,一辆豪华的马车,急驶而来。那马车只有后壁,三面都是折帘,粉色紫色相叠的帘,随着马车,在晃动着。车上坐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,云罗髻上,金步摇,宝石钗,闪闪发亮,一身红色的纱衣衬得她红润有光泽。施胭脂的脸看起很艳俗,傲慢的表情也让人生厌。

  “让开,快让开……”赶车的更是一脸的飞扬跋扈,大声喝斥。百姓们纷纷避让一边,眼中有惊恐更有厌恶。听得一声喝斥:“贱民,你找死啊!没听到爷的喊声吗?敢挡我家小姐的路!”

  “啊啊……”那人痛得捂住了脸,顷刻鲜血淋淋。“找死啊!死哑巴,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,这是谁家的马车!惊了我家的小姐,你有几个脑袋……”

  龙依依的瞳眸微缩,娘的,什么啊!比黑社会还狠!那车上的女人,还冷眸微敛。周边的没有一个说话敢言语的,该死的恶奴还在踢人。突得一个身影上前,握住了恶妇的手,恶妇疼的龇牙裂嘴的,几乎被他提了起来。紧随的奴才,全都冲了过来。街上的百姓如鸟兽散,有人轻呼:“这位壮士惨了,得罪不起……”

  龙依依吁了口气,他不动手,她也动手了。该死的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这个男人真是身材高大,背影如此的帅气。一身淡蓝色的长袍,让人似看到了一片海。车上的是什么了不起的人?难道也是公主?龙依依不敢轻举妄动,看情况,那些人似有所顾忌,并没有动手。这个男人又是谁啊?

  “好大的胆子,敢动我的人!”车上的女人厉喝出声!“二小姐,这可是天子脚下,二小姐又是皇上的侄女,请爱惜皇家的颜面!”他的声音洪浑有力,掷地有声,听起来真是给力。

  龙依依禁不住轻哼了声:“说的好!太猖狂了!”以为自己是富二代就可以随意欺侮人吗?春天再一次惊讶地盯着龙依依,她没有听错吧?

  “哧,萧不铭,你算什么东西,敢教训起我来了。你以为你真成了皇家的人吗?怎么,还要我叫你一声驸马?给你请安吗?”李思灵环顾了一下,并不见什么马车。以为百里云罗不在,便冷斥起来。打狗还要看主人,萧不铭一个小小的公主随从居然敢教训起她来了,什么驸马,就是一个男侍,一个妾罢了!

  “原来是云罗公主的二驸马啊!长得真是俊啊!”有个花痴女人轻声道。

  “切,这种男人……”言虽未尽,但是鄙视之意,清清楚楚。

  萧不铭的脸一阵白一青的,像是被人揭到了伤疤。是,这就是他的伤疤,一个男人与几个男人共用一女,就是他们的悲哀与耻辱。还要当街被这个恶女指责,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。龙依依眸光一闪,萧不铭?百里云罗的第二个老公,也就是她的现在的第二个老公。不管他是不是她的第二个老公,可是既是她龙依依名誉上的丈夫,怎么可以让这个女人当众欺侮?这个骚包太可恶了!

  萧不铭本就话不多,此刻更是被说的颜面尽失,无言已对。突得从后面传来了一声冷厉的声音:“你,给本公主下来……”

  “云……罗?你怎么也在啊?”李思灵看到一张冷漠的脸时,禁不住地打了个寒战。这个死丫头不是刚得了一个男人吗?皇上让她最近不要出门的吗?怎么在街头?还穿成这样?还挤在贱民之中?李思灵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!

  “不铭,将这个恶奴打二十鞭子,以儆效尤!以后谁敢在大街上横冲直撞,本公主就让他躺街上,让万人踩踏!”龙依依站在了萧不铭的身侧,嘴角勾着一丝笑意,玩狠,她从小耳闻目濡的!

  直勾勾地盯着李思灵,只盯得她头皮发麻,显些从马车上跌下来。李思灵没想到,百里云罗会这样不给她面子!虽然她们互不待见,可是表面上还是好好的,还是表姐妹。因为她们是一类人,玩男人于手掌,还似有竟争样子。京城里出了名的**,那些油头粉面的,想要权势的男人,都抢上往前凑。当然,不同的是,百里云罗要的男人,绝非一般。而这个二小姐,是凤都的交际花。要的是权势,与朝中高官往来,大有与百里云罗暗中较劲的样子。

  萧不铭愤怒的心坎似被一双小手轻抚了一下,没想到她会站出来。虽说,这关乎她的面子,可是在这当口,她叫他一声“不铭”,还是让他感动了一下!不过,也只是瞬间,警惕地看着这两人。这两个女人半斤八两,而百里云罗,退五十步笑百步而已!今日,她站出来了,装好人?

  “公主,饶命啊!小姐,救命啊!”恶奴吓得,连连哀求。

  “云罗,何必为一个贱民动气呢?这奴才是有不对,看在我的面上就算了吧!咱们可是至亲,让人看着笑话!”李思灵扯了扯嘴角,虽说皇帝对她宠爱,可怎么也及不上云罗。本来梁子秋是她的,可她硬是要了两个。

  “你见了本公主与驸马还不见礼,不懂规矩?贱民?民可以载舟,亦可以覆舟。官逼民反,怎的?你想让民众造反吗?”龙依依紧蹙着,一字一字地铿镪一声,冷然地质问道。

  萧不铭侧头探向了龙依依,人还是这个人,可是她居然说出如此有份量的话。李思灵都怔地说不出话了,花容失色。龙依依目光一凛,柳眉一蹙,惊得心惊肉跳。百里云罗要是生气了,杀了她,也算她倒霉!她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皇上会这样宠爱她?有求必应,就因为她是小女儿吗?可恶……

  李思灵冷着脸,不情不愿地施礼道:“见过公主,见过驸马!”“给钱!”龙依依伸出了手,懒得跟她费话。

  李思灵又是微愣:“钱?什么钱啊?”“一百两,快点,否则别怪本公主不客气!”“一百两?”李思灵恼火至极,从腰际拿出了一张银票,递了上去。龙依依递给了哑巴,哑巴惊恐地直往后挪。龙依依递给了萧不铭,让萧不铭给他。萧不铭接过了银票,塞进了哑巴的怀里。

  “你……你让我给这个贱民一百两?云罗,你太过份了!”李思灵再也忍不住了,这简直在打她的脸!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围观,丢的不光是她的脸,还有李家的脸。看这些贱民脸上的幸灾乐祸,可恨,可恨……难道,她真的要跟李家作对了?

  “要不要我给你一千两,你让我在你的脸上抽一鞭子?听着,这个哑巴如果有闪失,本公主就找你算帐!哑巴,你快走吧!”龙依依双手怀抱,勾起了一抹冷笑。李思灵咬着牙,愤愤地瞪了龙依依一眼,厉斥道:“李严,还不走!”

  “走,鞭子还没有抽呢?”龙依依不依不饶!

  “云罗,钱也赔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“没想什么样?就是让这个奴才长点记性,狗仗人势,免得不知道的人,以为是我们皇家纵容的!”龙依依拾起了地上的鞭子,狠狠地抽了一下李严,将鞭子一扔,潇洒离去。

  李思灵的脸都气绿了,真恨不得将她给杀了。众百姓也如鸟兽散,逃也似的跑了。对于今天的事,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暂时没有人发表言论。因为他们实在是搞不清楚,这位是不是云罗公主!

  龙依依深吁了口气,感觉心情畅然。回头探向了萧不铭,这个男人至少有一米八吧,身材魁梧,宽额下,一双明眸,眸底似藏着一抹忧郁的光芒。很型的型男,标准大侠风范。或者说,让这样的男人给她做小二,应该很憋屈吧?

  可是他可以离开啊?难道皇帝以权相逼?总觉得萧不铭跟圣廷枫还有欧阳逢春不一样,看来,她得利用一下圣廷枫与欧阳逢春,让两人给她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!

  萧不铭对上她探究的目光,心里竟莫名的震了震!她清澈如水的眸子,那样的夺人与美丽。不饰金银的她,看起来清秀脱俗。这是百里云罗吗?在他的眼里,百里云罗跟李思灵半斤八两,可是今天,街头这一幕,却将两人清浊分离!至少,那一刻是!

  龙依依有些尴尬,淡淡一笑,转身暴走。这个百里云罗跟他也上过床吧!找的男人倒是都不赖,四个男人已经见了三个了,这三人似乎都各有特色!百里云罗该不会是有收集男人的爱好吧?可是,以后怎么跟他们相处?继续照单全收?呵呵……也许用用也无妨,至少生的孩子,肯定不会丑!

  回到了公主府,圣廷枫迎上了前,笑嚷道:“云罗,我的事办成了?”

  萧不铭冷漠了看了圣廷枫一眼,转身离去,脸又似覆上了厚厚的冰!龙依依想起昨夜的事,脸儿微红,立刻恢复了神情。淡淡地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你的事有这么容易吗?”

  “喂,你什么意思啊?我都是你的人了,你不能不管我?”圣廷枫痞笑着,这个女人穿着男装还真是俊啊!小娘们,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风度!圣廷枫说着,闪到了她的身侧,直抛媚眼!

  “你……要不要脸啊?又不上了断头台,你急什么?这么容易还需要本公主出手吗?你跟我来一趟!”龙依依进了厅里,突得回头,险些跟他撞在一起!

  “你不说,我也得跟着!你今儿真俊,别有一翻风味!”圣廷枫在她的耳际,暧昧地低喃。龙依依抬手用力地顶向了他的胸口,羞愤地道:“流氓!”

  “啊哟……”圣廷枫本来是可以挡过的,可是他哪里想到这个女人的力气这么大,还直击他的胃部,痛得他身体微佝!咬牙低斥道:“你好狠啊,谋杀亲夫啊!你会武功?”

  龙依依理也不理,冷哼道:“你要再敢这样,小心我阉了你!”

  “什么?这是谁逼着我上床的?现在倒打一耙,是不是你的萧驸马吃醋了,你才这样对我啊?昨夜,你都快活死过去了,现在装什么正经啊!”靠,娘的,他才不怕什么公主!他又不想当官,生财有道,怕一个刁女干什么?此地不留爷,爷再逃跑去。逃跑途中,夜夜做新郎!

  “你……”龙依依咬牙切齿,又不是她。可是她不能说,百里云罗死了,她是龙依依。如果是这样,她铁定是活不下去的。这个世界看似太平,其实是到处漩涡。百里云罗就算活着,也不会长命。她的放纵也许正来源来她的压力,皇家的明争暗斗,关系生死。圣廷枫抚了抚胃,紧蹙着眉道:“你就说,你帮不帮吧,你该不会想让老子,一辈子呆在公主府吧!”

  “哼,那也是本公主为百姓造了福!就你这点水平,爱呆不呆!”

  “什么?我的水平怎么了?士可杀不可辱!”圣廷枫怒目圆睁,露出一抹戾色。

  “士?你算得上士吗?别跟我说什么劫富济贫!盗就是盗,你敢说,你将劫来的东西都救济穷人了吗?今儿,本公主可是听到很多人在说,你该杀!不过,本公主不想杀你,本公主可以帮你去求皇上,但是你得留在本公主身边三年,为本公主效力!”龙依依理了理衣服,在榻前坐下。淡定自若,听似淡然却是句句重话。

  圣廷风站在厅里,嘴角勾着邪邪的笑意,眸底却闪动着一抹惊讶!难道传闻是假的?难道他昨夜是做梦了?这个女人不简单,对,绝对不简单!不愧是皇帝的女儿,真是气势如虹!

  “在床上效力三年?”

  “你喷粪呢?在公主府,你以后给我说话文明点!本公主对你没有兴趣了,所以你大可以放心!以后本公主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!”龙依依恼火地道。真是浪费了这身皮囊,这黑手帮的帮主跟黑社会小混混似的。真正有势力的帮主,心狠至少表面上都是文明人,黑社会的进步就是黑白难分,哼……

  圣廷枫双手叉腰,收敛了笑容。娘的,这个女人只要了他一夜就将他踹了?冷然地道:“你想让**什么?”“帮我收集情报,就是各路的消息!”

  “各路的消息?你要哪路的?”圣廷枫愕然,难道这个女人以前都是装的?她想当皇帝,所以将有能力的男人都圈到了公主府?难道真的是他看错?听错了?昨夜是因为他下了药,她才那样的?

  “各路?商业的,朝廷的各路势力,所有有价值的消息!”

  “我就一个人两只眼睛两只耳朵,哪来的这么多消息?”圣廷枫大咧咧地坐下,轻嗔道。娘的,最主要的是,他凭什么听这个女人的!

  “有钱就能得到消息,并不需要你自己亲自去打听。你可以收买酒楼的伙计,也可以收买妓院的**,也可以收买衙役,全国各地,你只需安排人,然后形成人脉网,将这些人得到的情报,收集起来,送到我这里就可了!当然这件事,只有你知我知!你要出卖了我,你就死惨了……”龙依依勾着淡淡的笑,她还要好好的培训这个家伙。这样的关系网一旦建成,就好比有了顺风耳,千里眼。运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。她不指望能有国家情报局这样的厉害,至少也应该有黑道走私的水平。直觉告诉她,如果她不强大,她在这里也活不久。是,外面想要她死,想要她命的人太多。就算百里云罗是个乖乖女,皇帝将她捧到这个位置了,各路的势力已将她包围。加上她自己惹上的仇家,就算她现在以弱示人,已经来不及了。一旦皇帝不再保护她,她肯定会立刻被人杀掉,没准这几个男人就会要她的命。如果她没有猜错,现在李家与百里家两家势力均衡,她就是一个平衡点。如果她一死,皇帝没准会偏向一家,他们现在还没有绝对的把握。而府里的人,只有这个黑手帮的帮主,是被朝廷追杀。应该跟朝廷没有关系,其他几个,谁知道是哪国的奸细!

  圣廷枫捏着小额,娘的,这个女人真是有点能耐啊!诧然地道:“为何找我?”

  “找别人要钱啊,再说你用三年换自由,不亏!”龙依依淡淡地道。

  “那为何只换三年?”圣廷枫觉得自己有些**,这个女人太淡定了,淡定的让他抓狂!小丫头片子,怎么回事啊?

  “让你免费干一辈子,你干吗?三年后,我一定会物色到一个接替你的人!”

  圣廷枫有种被抛弃的感觉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他从小就被人抛弃,是被黑手帮的帮主养大的,收为义子。又一想,谁稀罕给一个女人白白卖命!点头道:“好,就三年,三年后,咱们谁也不欠谁的!”

  “成交,这三年吃、住、穿,花钱买消息,由本公主出。但是赌、嫖本公主不管。但是三年内,你不能惹出大事!当强盗是没有出息的,想要赚钱的机会很多!”

  圣廷枫挠着脖子,抓狂抓狂……娘的,这个女人将他说的一文不值,再怎么他也是黑手帮的帮主,谁想当强盗来着,这不是入了这一伙,也是生活所迫吗?赚钱,哪有这么好赚的?又不是她,生下来就是公主,娘的……

  “那么,交给你的第一件事,就是给我查清:梁子秋、萧不铭、欧阳逢春三人的来历,以及与三人有瓜葛的所有的事,这不难吧?”

  “什么?你让我查你的男人?怎么这三个人不可靠?是奸细?哈哈……我很荣幸,很受宠啊!”圣廷枫得意地笑道。

  “我只是试试你的本事,查都没查的事,别胡说八道!一切以事实说话,我只是想弄清楚身边的都是什么人!好了,你可以走了!明天,我就去找皇上,放你一马!”龙依依一脸黑线,花痴,**……

  圣廷枫挑了挑眉,这个小丫头片子不简单,现在看来,有资格做他的女人!看着圣廷枫出了门,龙依依嘴角勾起了笑。拜托,她不是百里云罗。她今天的言行举止,都让这些人大吃一惊了?看春天的表情,两只眼珠子都掉到脚面上了。哈哈哈吃惊吧,惊讶吧,她龙依依一定让所有人惊讶!她喜欢这种感觉,**,哈哈……

  吃了晚膳后,龙依依决定趁天没有黑,巡视一遍公主府!这是她看到最美的余辉了,天是那样的蓝,余霞又是那样的绚丽。公主除了前面的二进大殿,还有左右四个别院,东面还有很大的一个花园,园中还有汪平静的湖面,绿柳垂堤,湖面曲折。园子里榭亭相映,沿着湖,缓步走在暮色里,赏景游览,别有一番滋味。刹那间,仿佛已经来这里很久很久了。心里一点点的感伤,站在荷花池边,望着一汪碧绿的荷叶,露着尖角的荷花,景相似却地不同!

  翌日,龙依依在小卓子还有春天的陪同下,进宫去见皇帝。当然,陪同她的还有萧不铭。萧不铭依然寡言,面色清冷,骑着马护在车边。龙依依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,他肯定很憋屈吧!再说,跟这个男人在一起,很尴尬。不过,她要缓和与他的关系!多一个朋友,总比多一个敌人强!龙依依思忖了片刻,淡笑道:“萧……不铭,你有什么抱负吗?”萧不铭眸子里闪过了喜色,探向她时,已经恢复了平静,淡淡地道:“公主有何吩咐?”

  “我问你有什么抱负?你是武状元,给我当侍从太委屈你了,也太浪费你的才华了!你觉得,我跟皇上提,让你为朝廷效力,她会同意吗?”龙依依还真的不知道,百里云罗在皇帝的心目中是什么样的份量?说话真的这样管用吗?

  萧不铭的心里砰得一声,等这一句话,他等了一年了。他有抱负,他不甘心就这样当个侍从,让人耻笑。可是她不是说,让他一辈子跟着她,给她当保镖吗?那时,他差点一刀砍了她。没想到,她今天问他有什么抱负?如果她开口,皇帝一定会给他个职位!可是,她是真心的吗?还是试探?萧不铭突得热血又慢慢地平复了,淡淡地道:“一切听公主的安排!”

  “那好,我会找机会的!”龙依依淡淡一笑,她现在要尽一切可能弥补与这些人的仇怨。换了哪个男人都不愿意,给自己的女人当跟班的吧!看他这张冰脸,就感觉到了!不过,武状元有什么功夫呢?龙依依又好奇地道:“你会轻功吗?”

  “会!”“那点穴呢?”“会!”“真的?那你能教我吗?”龙依依喜出望外,晕,这年头真的有轻功,而且还有点穴!神……

  “可以!”萧不铭顿了顿,点头道。“好,回府你就教我!”哈哈要是学会了轻功还有点穴,还有什么独门武功,以后,她还有什么可怕的?她那刹那欣喜的笑容,落在了他的眸中。萧不铭郁闷至极,他不是讨厌这个女人,为何却被她的吸引了目光。该死,他也好她的女色吗?不能,他绝不可以,沉迷女色,忘了深仇大恨!

  马车进了宫门,下了车,一座巍峨的宫殿屹立眼前。黄色的琉璃在阳光下闪动着光芒,蓝天映衬,只有雄伟两字!龙依依沿着宫墙,往前走。她第一次来宫里,所以还是要小心!刚迈进了凤临宫,就看见了二层的月台上,两尊金色的凤凰雕塑,就连中间的汗白玉石上雕的也是凤凰。这里无处不告诉你,凤临天下的霸气。

  “老奴给公主请安了!”一个四十来岁的太监,闪了闪拂尘,笑盈盈地道。

  “起吧!皇上在殿里吗?”龙依依莫名的有些心慌,天,里边的房子真是大,金色的皇座,让人由衷的敬畏起来。

  “皇上一早还问起公主呢?想不到公主就来了,公主随老奴来!”老太监锐利的眸光闪过了龙依依的脸,云罗公主这样知礼了,稀罕!

  龙依依不知道以前百里云罗是怎么样的?可是她不想走她的老路!老太监笑盈盈地道:“皇上,公主来了!”“是吗?进来吧!”内房传来了慵懒的声音。龙依依进了门,便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正在给皇帝捶腿。看他并非太监的打扮,长得还真是细皮嫩肉啊!龙依依一脸黑线,这个不会是传说中的男宠吧!皇帝身穿凤袍,头上带着凤钗。那样的富态与妖娆,眼角端着细纹,却看不出老态来。慈祥的目光凝视着龙依依,然后伸出了玉手,笑道:“到朕这边来,今儿怎么了?”

  “我突然顿悟了,以后要做个好公主,给皇上争光啊!”龙依依搂住了她的手臂,紧依着她的身侧。皇帝的眼睛好毒啊,居然一眼看出了她的变化。晕,她从小没有母亲,现在有了,又是皇帝。伴君如伴虎,她得十万分的小心。不管怎么样,皇帝这里的马屁还是要拍的。

  “嗯?呵呵……顿悟了?朕的云罗得谁指点了?”李楠凤捧起了她的脸,眼里溢满了宠溺!龙依依不知道皇帝什么会这样宠爱百里云罗,是百里云罗高明呢?还是皇帝老了,母爱大爆发。还是这些儿子都对她畏首畏尾,有了隔阂甚至是仇恨了。所以对这个小女儿,百般地疼爱。不过,隐约的她觉得,皇帝的慈祥背后还隐藏什么?是什么呢?难道是因为她不是百里云罗,才起的戒备?是她想多了?

  “当然是有高人了!皇上,儿臣有事请求皇上!”“怎么不叫母皇了,你永远是母皇的小云罗,叫皇上生份了!有什么事啊?”皇帝端坐了起来,也威严了几分。看来,这个女皇帝,还是公私公平啊!

  狂晕,母皇?母蝗虫?不如叫皇母!“母皇,你对我真好!儿臣想求你饶了一个人,儿臣觉得这个人该死。不过杀了他,太容易。儿臣觉得,收服他,让他变成好人,才有挑战性!母皇,你觉得呢?”

  “不错,杀人容易,让人从心里信服你,才是最难的。什么人啊?易之,你下去吧!”李楠凤理了理凤袍,淡淡地道。“是,皇上!”那个男人莞尔一笑,起身,理着云袖出门去了。龙依依敢断定,这个人肯定是男宠了!不像太监规规矩矩的,这叫恃宠而娇吗?皇帝天天在宫里呆着,听得都是些歌功颂德的事儿,怎么会知道外面的百姓对她的看法?

  “就是劫了贡品的黑手帮帮主,此人武功高强,儿臣想让他保护儿臣!母皇,儿臣最近总是觉得不安心,母皇,你饶了他好吗?反正贡品已经追回来了!他说,他再也不干这种事了!”龙依依小心翼翼地奉承着,娇嗔着恳求。撒个娇容易,在老爸面前,她就是娇小姐。在外面,她要强大,她不能以弱示人,因为老爸没有儿子,她不能让人觉得他们好欺侮。没办法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

  “他真的有心悔过?云罗,母皇是宠爱你,但是这种事,下不为例!你是公主,也要有分寸。这个男人真有过人之处吗?”李楠凤的面容严厉了几分。

  “嗯,下不为例!母皇你真好,儿臣保证,绝对不会有下一次!母皇,你就看着吧!儿臣做一个好公主,给你看!母皇,儿臣还有一件事,可以说吗?呵呵……”

  “说吧,冤家,就知道你进来没有什么好事呢!”“谁说的呢?说完了这件事,就有好事了!”龙依依娇笑道。“噢,说吧,朕有些无聊,想听听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“儿臣想让母皇,给萧不铭安排个位置。儿臣昨天去市集了,有人嘲笑萧不铭,这不就是嘲笑儿臣吗?嘲笑儿臣,不就是嘲笑母皇吗?萧不铭是武状元,让她给儿臣当标镖,大材小用了!儿臣不想留人留出仇来,母皇你说呢?”龙依依看皇帝心情好,不如一并说了。

  “嗯,那你说,他能干什么啊?还是你不喜欢他了?”李楠凤锐利的目光,让龙依依心里一紧!皇帝该不会,以为她也要夺皇位,在心安插人手了吧?

  “才不是呢?正因为喜欢才要放手的!”“为何?”“抓了太紧了,就像风筝的线,容易断了!”“谁教你的?萧不铭?”李楠凤探究地道。

  “他?沉默寡言的,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不过,他的武功真的很好,人也好,是个办实事的人!不像有些人嘴上抹油,办事开溜的!”龙依依捏着李楠凤的手臂,李楠凤眸底闪动着诧异,短短几天不见,这丫头嘴利了,也懂理了。而龙依依却在她的眼里,看到了危险。不过,立刻这光芒过去了,看来皇帝对于这个女儿,也不是不管的,也不是任由她乱来的。

  “公主府来了哪位高人了?朕怎么觉得你大不一样了?”

  “不一样了吧?不一样就对了,女大十八变啊!母皇,儿臣还想开铺子,赚大钱呢!”龙依依天真地挥着手,笑嚷道!

  “什么?开铺子?你能开什么铺子?那个欧阳逢春捣鼓的吧?”李枫凤淡淡的声音,却透着皇帝的威严。龙依依是二十一世纪的女子,没见过什么皇帝。可是她老爸是黑道老大,老爸看上去很斯文,却让手下人不敢一点的违抗。可相比,总觉得皇帝比他老爸威严多了,心脏有种压迫感。并不是因为,她是老爸的女儿,不是皇帝的女儿,这种威力很强大,说不出来,却真实地感受到了!

  “反正我觉得商人好,商人比较简单,眼里只有钱。能用钱解决的事,都不算事,您说呢?”“能用钱解决的事,都不算事?这话是欧阳逢春说的?奸商口吻!”

  “母皇,您不相信儿臣,你放心,儿臣就是想争口气。别人总说,儿臣是因为命好,生来就是公主,还有母皇护着。好似儿臣不是公主,就活不下去。儿臣一定要让天下人看着,我百里云罗要么不做,要做就是比别人好。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女儿,让他们都闭嘴!母皇,您说呢?”

  “谁这么大胆,敢胡言乱语的!你想干就去干吧!只是不能仗势欺人,惹出事来。别总听那个欧阳逢春的……不过,你要是惹出天大的事来……”“嗯,儿臣知道,儿臣不会的。儿臣还能让他给算计了?那萧不铭呢?”龙依依被皇帝的威力再一次给震撼,天大的事来?是指什么呢?造反?呵……她没有这么傻,去夺她的皇位。这个女人能当上女皇帝,一定是强大的无人可摧,她可不想当炮灰!

  “就让他去左卫营吧,那里还有一个缺!”“那是什么缺啊?”龙依依都不知道这个左卫营是干什么的?可是又不能问,问了就真惨了!没准人找她要女儿,将她给砍了。“副将军,可满意?”李楠凤笑嗔道。

  “真的呀,母皇万岁!”龙依依突得明白了一件事,虽然伴君如伴虎,可是要将这老虎给弄舒服了,得到了可是别人几辈子努力也得不来的好处。权势啊!看来,她以后要经常来联络感情!权势这玩意,果然很有吸引力。

  “这丫头!现在说说有什么好事啊?”李楠凤催促道。

  “儿臣想给母皇做美容,儿臣试过了,很不错哟!”龙依依想了想,晕,她就这么随口一说。皇帝真要好事,灵机一动,皇帝不是最怕老吗?就用这一招好了!

  “美容?”李楠凤很惊讶!“嗯,儿臣用自己的脸做过几次,让奴婢试过,才敢给母皇做的!来人,准备蜂蜜,鸡蛋,有香蕉吗?”龙依依见宫女进门,嘱咐道。

  “有,奴婢立刻去拿!”“云罗,用这些东西干什么?”“敷脸啊!母皇的皮肤真好,不过有些干,滋润一下!母皇,我可是想了很久,翻了好多书研究出来的哟!母皇这样操劳,我可不想母皇老去,母皇要永远年青,才能庇护云罗,云罗才可以无忧无虑,过开心日子!这是我的小小私心,母皇不生气吧!”龙依依使出了浑身的解数,一定将这位女皇的马屁拍好。这年头,生与死,可都是她一句话的事!

  “朕的云罗真的长大了,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!那个高人是谁?”“是……是李思灵……”“思灵?她教你的?”李楠凤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不过她不信。

  “嗯,昨儿,儿臣去街上玩。见二表姐的马车在街头撞了一个哑巴,那个奴才用鞭子打得哑巴满脸是血!当时,百姓都敢怒不敢言,但是儿臣看得出,他们的眼睛里都冒着怒火。儿臣在人群里听到,说皇家的人仗势欺人,说天子脚下没有王法。还说……许多话……萧不铭上前,夺下了那个奴才的鞭子,不许他再打人。可是二表姐却讽刺他做小,当众羞辱他。儿臣觉得很生气,这不是在丢皇家的脸吗?儿臣让二表姐赔钱给那个哑巴,事后想想,萧不铭说的对,水能载舟,也能覆舟!母皇竖立的丰碑,母皇打下的江山,不能被我们给毁了。母皇那么的用心为天下人谋幸福,老百姓没看到,可是我们在外面行为不端,人人都看着,最后都会归结给母皇。所以儿臣觉得,儿臣以后要带头做好,才有资格阻止别人!”呵呵,算那个李思灵倒霉,被她抓了反面的教材。不过,她的确从百姓嘴里没听到她的一句好话啊!当然,她也没有从百姓嘴里,听到百里云罗的好话。

  “朕的好女儿,真是长大了。看来,这几个驸马也的确是个人才!思灵这个丫头,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李楠凤握着龙依依的手,感慨万千。

  “母皇,你放心,儿臣长大了,以后就由儿臣守护母皇!母女齐心,其利断金!”

  “朕没有白疼你!”李楠凤轻抚着她的脸,感到欣慰!她那铁般的心,此刻软化了。想不到,她的知音居然真是她的女儿。老和尚果然是个高人,说的一点也没错!

  龙依依给皇帝做面膜,宫女都凑了过来,稀奇地轻呼。过了片刻,洗去了脸后,众人欣喜地道:“皇上的脸更嫩白了,公主好厉害啊!”

  “真的?嗯,摸上去是滑润了许多。你这哪学来的?有意思!”

  “不告诉您,以后我常来给你做,我回府再好好想想,有什么更好的!”

  “好,好!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哪个女人都不想老,更何况是女皇帝!正说着,太监进门道:“皇上,丞相大人与朱大人有事回报!”

  “母皇有事,那儿臣先回府了!儿臣还要去看铺子,赚大钱。没准那天,儿臣就靠这个秘方赚大钱了,等儿臣发了大财,给母皇做一套金丝做的衣服!儿臣要用自己赚的钱,孝敬母皇!”

  “呵呵……你别跟着那个欧阳逢春,掉钱眼里了!”“不会了,儿臣又不傻!”

  龙依依出了凤临阁,与长长地吁了口气。打了个响指,兴奋至极,一下办完了两件事,不三件事。而且哄开心了皇帝,不虚此行。出了宫,龙依依阖上了眼睑,懒懒地靠着马车,一路没有说话。奉承人,真丫的累!马车进了公主府,萧不铭扶她下车。龙依依才风淡云轻地道:“午后,教我武功吧!”

  “好!”萧不铭淡淡地道。龙依依恶寒,惜字如金。她没有非份之想好不好?她不好色,这些人不用这样吧!进了门,萧不铭作揖告退,龙依依撅嘴,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这样冷漠。淡淡地道:“皇上让你去左卫营就任副将军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言小说
  2. 耽美小说
  3. 腹黑小说
  4. 婚姻爱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