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 落凰成后:错惹嚣张太子 - 68文学网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穿越 >落凰成后:错惹嚣张太子

更新时间:2019-06-24 02:00:02

落凰成后:错惹嚣张太子 已完结

落凰成后:错惹嚣张太子

来源:追书云 作者:落雨 分类:穿越 主角:阙若羽权枭离

《落凰成后:错惹嚣张太子》是落雨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落凰成后:错惹嚣张太子》精彩节选:阙若羽在一场枪战中不幸身亡,醒来后发现重生在前朝公主的身上,最郁闷的还是身居冷宫,吃不饱穿不暖被人欺辱。她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的特工杀手,难道还玩儿不转一个古代!可不想,当她在冷宫逍遥快活的时候,却不想被宫中的大魔王太子殿下给看中了,从此后生活的水深火热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苏嬷嬷略略沉吟,缓缓开口:“回皇上今年严冬,虽然有花房养着可是还是有很多的花卉延迟开放的日期,老奴怕耽搁了除夕宴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。”

“所以真的是你想的?”皇上语气微扬又问了一边,似乎有些不相信。

苏嬷嬷心思略略一沉,撑在地板上的手指微微一扣,低声道:“也不全是,是……”

皇上见她吞吞吐吐的,原本有些笑意的脸上忽然一沉,“别吞吞吐吐的。”

苏嬷嬷被他的声音震得全身一抖,都说伴君如伴虎,这话是真没错,苏嬷嬷微微沉吟,良久才道,“是……阙若羽。”

“谁?”皇上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一般。

“父皇怎么忘记了,当年前楚朝有一位倾国倾城的雪妃,当年我国大军攻破前楚城门后,雪妃就被关入了冷宫,后来她难产而亡,只留下了一个女儿,这个女儿就是阙若羽。”权墨麟简单的将阙若羽的身份说了一遍,他也很意外今天这飞霞殿的一切居然都是她的功劳。

皇后脸色微微一凝,这个苏嬷嬷到底是怎么办事的,居然让个前朝公主来办这件事,也不怕晦气!

可是苏嬷嬷是她的人,她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先看看情况再说。

皇上对前楚国还算是仁慈,但愿不会有其他的风波。

皇上俊朗儒雅的脸上阴晴不定,所有人也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沉默着。

只有权枭离的细长如凤的眼眸饶有兴味的一眯,又是她。

旁边的权琅渊微微皱眉,这个名字对他来说也陌生的很。

“苏嬷嬷,你好大的胆子!”庆贵妃借题发挥,刚刚还因为皇后讨了皇上的换心而暗暗恼火,这下子抓到了皇后的小辫子,她岂会善罢甘休。

皇后精致的眼眸中蕴藉着怒火,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嬷嬷,而后慌忙的去看皇上,希望他不要真的动怒才好。

这场除夕宴是她精心准备的,偏偏跑出来一个晦气的人,真是可气。

庆贵妃眉眼深深,似无意的说道,“我都快忘了,这宫里啊还有个公主。”

“什么公主,不就是个孽种!”皇后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庆贵妃眼皮一挑,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皇后对这个前朝遗孤似乎有很大的意见。

皇上把玩着手里的纸花,手指微微一收将纸花捏皱了。

苏嬷嬷吓得胆战心惊,早知如此她就不说实话了,可是她知道皇上是笃定这一切不是她做出来的,总之说与不说都会查到是阙若羽的主意的。

“呀,这里怎么藏着一朵百合花!”庆贵妃忽然惊呼,引得众人都看向了她。

她素手伸向那株绿植,从绿植的深处居然取出了一朵十分小巧的纸叠的百合花,她看了看轻轻的咦了一声,“这纸上似乎写着字。”

闻听此言,皇上伸手从庆贵妃的手里拿过纸叠的百合花,将精美的纸花拆开,里面赫然出现一行小字:天长地久有尽时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皇上的指尖微微一抖,这是禧妃最喜欢的诗句。

皇后看皇上脸色微变,心知不好,她起身走到皇上的身边,一眼撇去瞧见纸上的小字,恨得牙根痒痒的,“来人,将阙若羽给本宫杀了!”

众人惊骇,居然在除夕宴杀人,真是为所未闻。

皇后也知道在除夕夜见红是大忌,可是她才除掉了禧妃,这个阙若羽居然就用这招来暗示皇上,难道是想让皇上将她纳为妃妾不成!

“等等。”皇上叫住了领命的几个侍卫,他缓缓看向皇后,语气深沉,“皇后这是怎么了,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清楚吗?”

皇后知道,可是她绝对不能让一个前朝公主爬上龙床!

皇上无比无奈的看了一眼皇后,他侧眸对瑟瑟发抖,冷汗淋漓的苏嬷嬷说道:“去把阙若羽给朕叫来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苏嬷嬷双腿抖如筛糠,也就是她换做是别人怕是早就瘫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。

阙若羽此时也候在殿外,听到飞霞殿里的鼓乐骤停,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。

不一会儿,苏嬷嬷脸色苍铁青的出现,对她冷冷道,“皇上要见你,跟我来。”

阙若羽心中微微一顿,皇上要见她做什么?

去往大殿的路上,苏嬷嬷把情况简单的和她说了一遍,她也是愕然,“我从来没有放过什么百合话。”

不必多说,她明白是有人想要害自己,而那人应该不是别人,就是不见踪影的半绿和巧兰吧。

她随着苏嬷嬷走进飞霞殿,众人火辣辣的视线都投了过来。

她神色微凛,尽量让自己不卑不亢,从容不迫。

而所有人也都暗自腹诽打量着她。

虽然她一身破旧青衣,却被她穿出一股绝然出尘的味道,不愧是前朝公主,与生俱来着高贵的气质是无法被这一身衣服所打败。

她各个娇娇小小的,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,完全不像一个十七八的姑娘。

有些枯黄的长发垂在脑后,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,发髻上毫无装饰。

一张未施粉黛的瓜子脸,下巴尖尖的,嘴巴小巧,鼻子秀挺,一双眼睛像是一汪清泉,清澈明润,隐约中隐藏着一抹坚定毅然。

阙若羽随着苏嬷嬷一起下跪,二人低垂眼眸,做恭谨状。

“奴婢若羽拜见皇上,皇后。”阙若羽的声音虽不冰冷,却十分清淡,不卑不亢中还有一抹难以言明的冷傲。

皇上手指捏着被展开的花纸,好奇问道:“这可是你写的?”

阙若羽淡淡的摇头,“皇上,奴婢从未读过书,怎么会写这种字和诗句?”

皇上有些阴郁的神色渐渐消散,他怎么忘记了阙若羽生在冷宫,根本没人叫她读书识字。

“你不会写,难保不是你让别人写的。”庆贵妃神色闲闲的睨了一眼她。

阙若羽沉然,“奴婢结交的友人甚少,大多也都是冷宫里的姐妹们,大家都没有读过书,断然不会写的。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空间小说
  2. 穿越小说
  3. 江湖恩怨小说
  4. 灵异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