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 夫君总套路我 - 68文学网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言情 >夫君总套路我

更新时间:2019-04-13 13:58:01

夫君总套路我 连载中

夫君总套路我

来源:落初文学 作者:淑久 分类:言情 主角:沈休顾念珩

完整版小说《夫君总套路我》是淑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沈休顾念珩,书中主要讲述了::梁朝的大奸臣是个痴情种,一生就娶了一个夫人,民间传大奸臣是坏事做多了导致他的夫人多年不孕。于是,大奸臣收养很多的义子义女,并隔差五上山许愿。许是验那一句念念不忘,必有回音。大奸臣快奔四的时候夫人终于生出了一个儿子,喜笑颜开的大奸臣给儿子取名沈一,又过一年,大奸臣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,夫人难产而死。大奸臣看着干巴巴的孩子,含泪将沈二改成了沈休。夫人死后大奸臣对两个孩子非常的宠爱。沈休听爹说要星星要月亮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二日的清晨,沈休起身望着窗外格外凛冽的风,心绪戚戚。

待着两个小书童利索的收拾好行李,沈休伫立在门口,像门口那两座石狮雕像似得沉默起来,等到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,沈休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,轻描淡写的说。“爹,我有升学压力。”

“吃个梨说不定能缓缓。”沈相轻轻的微笑一下,笑容像微风拂过的槐树一般,让人捉摸不透。

“不用了,我走了。”沈休注视着镀了一层淡色的日光的阿爹,缓缓的开口,清脆的声音混进了风里。“难道你不用对我说些什么吗?”

“你想听什么?”沈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。

“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名落孙山?”沈休轻轻的一笑,光线落在她的睫毛里,表情有一瞬的迷茫。

“爹相信你是最棒的。”沈相张了张口,话很快被截断。

“不要讲了,我对你太失望了。”沈休眯了眯眼睛。

“你爹当年我三元及第,你继承了我的血缘,就算是最次等的也不会差到哪去。”沈相自信满满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若实在太差了,你会说我不是你生的吗?”沈休语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厌弃。

“你是在怀疑你娘给我带绿帽子吗?”她爹把目光停驻在沈休的脸上,眉毛皱了起来,露了个笑脸,笑意却似浮于水上的冰。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沈休用眼角扫到了她爹暗自活动的手节关头,默默的退后了一步。

“你个臭小子。”话音落下,沈相晚了沈休一步,看着跑远的沈休,沈相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小童子小心翼翼的递给了一张木牌予沈休,沈休挑高了眉头,然后大踏步的将他们甩在了身后。

吱呀一声,门开了。

气氛是不同寻常得沉默。

裹着一身的湿意,沈休唇色苍白,晨光里,她挑了挑眉毛,扫视着一张张陌生而熟悉的面孔。

春风吹来的花香渐渐都散尽了,沈休一边迈开脚步,一边细细的打量着监考的两三个身姿挺拔的学录。

董学录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嘴角,神色有几分嘲讽,然后放下手中的戒尺,利索的引了沈休入座。

沈休的眼角微微的上翘,眼波流转间,纤长的睫羽垂下来遮住眼睛,心里头浓浓的不安又涌现了出来。

叶落落在角落里,默不作声的瞄了沈休一眼,打了个心照不宣的暗号。

沈休抿了抿唇,不作回应。

升学的考试是不同寻常的严格,并不同于寻常的小打小闹。

座位调乱了不说,且监管的人数多了数倍,若有舞弊现象不报更是满室同罪处理。

也因为皇帝的重视,权贵子弟也莫敢不从。

当试题发下来的时候,沈休略带着几分局促不安的礼貌抬头道谢,不知是否错觉,李学录朝她点了点头,笑容带着几分深意。

凭着强烈的直觉,沈休直勾勾的看着李学录,只见学录假装不经意的地叩了二下桌子,便很快就走开了。

沈休一默。

表示压根分辨不出来这是什么信息……

沈休横了横心,便将眼睛投于题中,仔细钻研起来。学正将眉毛皱了起来,将目光停驻在沈休后背上,瞧着沈休有几分认真的神情,思索了片刻,踱了两步,两手一摊靠着墙,索性什么都不管了。

隐约间听到耳边传来沙沙的动笔声,沈休不经意的抬头,看到前头的香依旧不急不缓的烧着,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滴,咬着笔头,有几分狼狈。

顾念珩脸色微恙,当推开了那道半开不合的教室门的时候,沈休正埋头奋笔疾书,顾念珩看着铺满案几的阳光在她身上打着旋飞舞着,莞尔一笑。

不疾不徐的巡查了两遍,最后顾念珩的脚步定在沈休身后。

沈休的双脚并拢,笔杆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,只觉得眼前的字像是毒蛇吐信,凉冰冰的。

鼻子里飘来的若有若无的檀香让沈休的表情一僵,眼里的光芒黯淡下去。她知道,顾念珩来了……

或许她一开始该知道的。

沈休提笔的动作顿住了,不动声色的从一行字中移开了视线,忍不住微微的斜了眼睛,努力的打量着身后的人。

似是被沈休的举动逗笑了,顾念珩灼热的呼吸带着些许湿意冲进了沈休的耳朵,让沈休下意识的又把脑袋凑了凑。

顾念珩在她的耳边小声说,“立意偏颇。”

沈休倏然的抬起了头,耳边的声音沉寂下去,脑袋中的声音嗡嗡作响,呆若木鸡的看着顾念珩沾了阳光的侧脸,心脏失去控制的跳动着,她能听到血管里的血液流动的声音,心里头的花一簇一簇的绽放着,也忘了顾念珩那一张一合唇吐出的是什么。

顾念珩背着双手,神色不变,在一干学子若有若无的目光中远去。

六六子坐在沈休的侧边,眼睛对上那含着笑意的瞳孔中,下意识的将手指收紧,耳朵动了动,看着不过几瞬功夫便变了一个人的沈休,皱了皱眉头,内心微冷,不动声色的的将笔直直放好,将手举高。

沈休将身子倚在后面,心里头一咯噔,眼神锐利而冷漠的看了六六子一眼。

学录很快又上前来,六六子附在学录耳边说了两句话,很快,学录脸上带着深深的褶皱,神色悲苦,然后两手颤抖着将六六子的试卷抽走。

哐当一声。

六六子移了移桌子,神色傲踞地扫了一圈,偷偷的看了沈休一眼,猛然间扯开嘴角笑了起来。

沈休心虚,脸上的笑容却分毫不变。

六六子潇洒的起身,在众人不动声色的目送中并没走远,六六子在长长的廊子里举目眺望着草长莺飞的春景,一只手托着脑袋。

春风拂过落了满地的阳光,沈休眯了眯眼,暗暗的咬着牙,目光歹毒的盯着教室外头悠哉悠哉的六六子。

古学正挺直了背在最前端站着,随意的翻了翻卷子,一刹那,脸上的皱纹随着他的动作颤抖,目光复杂的盯着走廊上的十六皇子。

沈休在教室里头默默的数着时光,侧了侧耳朵,那道叹息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,摇了摇头,发现自己是幻听。

鼻子间淡淡的檀香味似是纹鼬尾巴上珍藏的那一抹香,在某一个时刻铺天盖地的钻进了鼻腔里,沈休靠在窗台边,只见外头阳光灿烂,属于顾念珩身上的味道和那句落得很轻的话好似梦一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言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搞笑小说
  4. 冤家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