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百九十五章 黄浦江中照天烧(三)(1/2)
夺鼎1617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一颗颗马尾手榴弹在蜂拥的人群之中炸开,溅起一团团的烟雾和烂泥,紧接着便是一片片的惊声尖叫和惨叫。那是人们被手榴弹爆炸开的弹片击中后发出的。

  宏武军的马尾手榴弹经过几次实战,不断的被兵工厂和前线的士兵们进行改良。除了装药量和火药品种逐渐固定下来之外,手榴弹的弹壳也在铸造过程中有意识的做到厚薄不一,为爆炸后能够更快更好的形成破片打下基础。

  但是,最要命的还不是爆炸产生的破片,而是随着爆炸所产生的烟雾。

  “是毒烟弹!”

  “是灰弹啊,大家伙快跑!”

  轰轰轰的爆炸声中,一股股刺目呛人的浓烟弥漫开来。一些正巧吸入的清兵立时咳嗽不己。个个尖叫奔跑。

  这些烟雾,最基础的成分是生石灰,然后是砒霜这种居家旅行谋杀亲夫最为有名的利器。这两种东西属于最基本的标配。试想一下,爆炸后的冲击波将生石灰混合着砒霜推送到雨后潮湿的空气中,被剧烈运动的人吸入肺部和呼吸系统,这种感觉,怕是只有一战战壕里的士兵能够和这些清兵进行一番交流了。

  倒霉吸入毒烟多的清兵们,更觉自己双目晕眩,头痛欲裂。随后又惊恐地感觉自己呼吸急促,直有窒息之感。他们拼命伸出手,想求助旁人帮助。然后想开口,却发觉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口中呵呵有声,全身剧烈抽搐起来。

  又有人吸入毒烟后,发觉自己视力困难起来,他们恐惧嚎叫地乱窜,一边窜一边大口呕吐不停,吐得全身上下都是污垢。更有人奔跑的同时,鼻中口中。不时流下漆黑的血液,更增他们恐惧。

  生石灰遇到水后施放出大量的热,烧灼着人们的皮肤和各处组织器官,砒霜、巴豆、狼毒更是对人的身体健康有着极大作用,随着密集的手榴弹不断的在人群之中爆炸,一股股的浓烟在清军的进攻队形当中升腾起来,迅速变成浓重厚实的烟雾,灰白色的烟雾阻挡住了太阳的光线,让人们仿佛置身于白昼地狱之中。

  “开火!”

  “开火!”

  清军只能在浓重的有毒有害烟雾中停住了脚步,丢掉武器,用手捂住口鼻,试图将那可怕烟雾阻挡,所有的人都在不停的发出咳嗽和呻吟声,不停的有人扑倒在地,口鼻流出黑血死去。

  利用这个机会,在壕沟内的宏武军士兵们则是拼命的装填、开火,清膛,再装填,再开火,向着烟雾内喊声呻吟声最密集的方向开火,将一个个清军打翻在地,变成一具具死尸。那些掷弹兵们,则是奋力将一枚枚马尾手榴弹投掷出去,将眼前这道看得见摸不着的烟雾之墙加厚、加高!

  “快!冲上去!冲上去!这就是毒烟弹!用水沾上你们的头巾,捂住口鼻便没事!”

  “不准逃,违者就地斩杀,不准逃,咳咳……”

  不停的有清军军官用刀剑皮鞭和咒骂声,将一群群清军士兵驱赶着冲进烟雾之中。他们用自己的包头巾包住了口鼻,嚎叫着挺枪杀来。于是,又一批人用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学习了化学课上的一个基本方程式。氧化钙与水发生反应,变成氢氧化钙,同时释放出大量热能。呛人的石灰粉末伴随着各种成分不明的药物在战场上到处飞扬。石灰侵入双目,立时痛楚难当,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,时间久了,就是眼瞎的下场。

  平常眼睛中了生石灰,不能用水清洗,只得用菜油来擦,但在这数万人生死不知何时结束的战场上,去哪找菜油?何况,这些人眼睛里的,身上的,口鼻之中的,又岂止是生石灰那么简单的?

  一波又一波的清军冲上来,又一波一波的变成尸体倒在那里。渐渐的,尸体盖满了大地,后来者的尸体倒在前者的身上,一层一层,层层叠叠,最多的地方,尸体有七八层之多。

  但是,就算一排排被打死在阵地之前,也仍然满眼血红,毫不退缩。层层刺来的长矛,密集的箭雨,也不停的给壕沟里的宏武军士兵制造着伤亡。虽然他们可能只能冲到壕沟边刺出一枪便被铳刺和弹丸结束了生命,或者只是向着壕沟的方向射出一箭便倒地不起,但是,胜在人多。渐渐的,莫三德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  “丢雷格老母!顶硬上!咱们二少帅带出来的广西仔,绝不比大少帅的东番兵差!”他拎着两支短火铳不停的在战壕内往来游动,不停的冲上去将试图跳进战壕的清军打翻在壕沟边,不停的激励着手下的兵丁们。

  可是,清军冲锋的距离越来越短,冲锋的间隔越来越短。鹿砦已经被清军或是拆除,或是烧毁,几处还存在的鹿砦上,满满的倒着清军的尸体,后来者可以踩踏而上。

  终于,又一次清军的冲锋来了。

  “杀蛮子!!”

  “杀鞑子!!”

  在击发了扳机之后,宏武军的士兵几乎与弹丸出膛同步,挺起铳刺,抡起枪托,迎着从战壕边跳下的清军士兵而去。

  清军士兵同样是红着眼睛,手执长矛向战壕内的宏武军刺来。

  双方瞬间冲击在一起,无数的惨嚎声响起,这种密集的人潮与枪丛中,几乎没什么身法施展空间,任凭你再好的个人武功也施展不开,人们除了向前突刺就是前进直刺,比的就是彼此的意志、纪律和承受能力。就看谁先支持不住,率先崩溃。

  噗噗噗!长矛、铳刺刺入身体的声音不断,双方最先接触的士兵,转眼间就各自倒下一大片。冷兵器的作战非常残酷,被刺入体内的痛苦难以想象,当场死去还算幸运,若被刺破内脏什么,那苦楚实不是常人可以忍受,若被刺中肺部,别算没有别的伤害,因无法令肺部扩张而纳入新鲜空气,也会活生生窒息而死。

  虽然宏武军很注意铳刺白刃战的训练,李华宝又是柳桂丹道长的记名弟子,对于部下的铳刺刺杀训练抓得更紧,但好虎架不住一群狼,清军长枪兵不计伤亡的不停投入战场,双方便在壕沟之间互相刺来刺去,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。渐渐的,宏武军出现了崩溃的苗头。

  莫三德的两支短火铳已经来不及装填上弹,此时的他,早已抄起了一杆不知道主人生死下落的火铳,用铳刺同冲进来的清军搏命。

  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干掉了几个跳进战壕的清军士兵,也忘记了自己身边倒下了几个被清军刺中的战士,他脑子里只知道拼命往前刺去,防左刺,防右刺,拨刺,下挑刺这一个个技术动作。

  双方不断有人倒下,哀嚎声一片,很多未死之人在地上挣扎,战壕里,鲜血和雨水混杂在一起,战死者的内脏在地上这一摊那一堆的,踩在脚下滑腻无比,不时还会碰到伤者与尸体。

  疯狂的对刺中,渐渐的被他发现了一个便宜。清军的长矛长,在战壕之中难以施展,所以,一旦清军跳进了战壕,便是自己来寻死路。可是,他们如果站在战壕边上只管向战壕内刺,那么倒霉的十有八九是宏武军战士。

  面对清军那些刀盾兵,越是宽阔的地方,几个宏武军战士结阵,便是上来的再多几个,宏武军战士也能用铳刺教他们做人。可是,如果换成了狭窄地段,宏武军将士未曾结阵,那些个人技艺纯熟的家伙便有了施展个人武学的空间了!

  他开始招呼身边能够聚拢到一起的人,结阵而战!三个人在外,一个人居中。在外面的人用铳刺招呼,居中的人或是用马尾手榴弹,或是给火铳装填弹丸,总而
为您推荐